欢迎来到 泸州市宽湿化工营业部
全国咨询热线:
拼多多为啥“不怕”反垄断?

原标题:拼多多为啥“不怕”反垄断?

无论黄峥多么想要低调,连续两日大涨的拼多多,还是坚定的给他贴上了中国第二大富豪的标签。

周二收涨超过15.5%的拼多多,周三继续大涨7.77%,股价创下历史新高,市值逼近2200亿美元。

而从今年的最后一天回看2020年,拼多多的股价用“冲”这一个字就能基本概括了。从1月2日开盘的38.5美元,一路冲到昨天收盘的179.11美元。

在福布斯的前一交易日身价变动榜单里,黄峥以46亿美元的净财富增加,甩开化腾,直追斯克。

(来源:forbes.com)

但照片里的黄峥,没有斯克的欣喜,甚至也没有化腾的从容。

1. 也是时候了,反垄断

隔夜拼多多收盘时的涨幅,定格在了7.77%。

玄哉,妙哉。

“777”是老虎机的幸运大奖 —— Jackpot,但这份“幸运”却没能降临到Jack本人的头上,而是“便宜了”拼多多。

而这份“幸运”,就是几家欢喜、几家哀叹的反垄断。

11月开始,“社区团购”这个词,不论是在自媒体还是在社交平台上,都引起了极其热烈的讨论。互联网巨头在进军社区团购的起跑线前摩拳擦掌,好几个巨头都摆出了“这个冠军我必拿下!”的姿态。

然而,等待他们的却不是起跑的枪声,而是停赛的哨声。

12月11日,人民日报重磅发声,直指社区团购乱象:互联网巨头们应该去追求星辰大海,别只惦记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

已经就蹲踞式起跑姿势的巨头们,纷纷摔了个趔趄。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点名批评”,我们发现,原来规范社区团购是手段,反垄断才是目的。

其实早在双11的前一天,11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就吹响了反垄断第一哨 —— 出台《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

虽然名叫“指南”,打出来的却都是重拳。

12月14日,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旗下的阿里巴巴投资、腾讯控股的阅文集团、顺丰旗下的丰巢网络进行的三起未依法申报收购案,处罚每家50万。

24日,对部分平台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的行为立案调查。

昨天晚上,监管层又因双十一“先涨价后打折”等行为,对唯品会、阿里、京东分别罚款50万元。

50万元罚款,对互联网巨头来说可能只是“洒洒水”,毕竟大洋彼岸的谷歌因为涉嫌垄断,过去四年总共被罚了近100亿美元,也还生龙活虎。

但当网友们都在忙着算满减,资本市场对反垄断指南反应迅速 —— 11月10号、11号两天,阿里、美团、京东、腾讯几个巨头,市值总共蒸发了2万亿。2万亿是什么概念呢?去年全年中国GDP一共是99万亿。

而在被点名的第一梯队“出逃”的资金,现在看来多多少少的把还没被点到名的第二梯队选手拼多多,当成了避风港。

不过,股票跌一跌,已经是反垄断给互联网巨头带来的影响里,最不深远的那一种了。

被点名、调查、罚款之后,互联网企业应该怎么走,才是最让巨头们头疼的。

而如果巨头们不头疼,后果就是造成社会不公,同时吞噬自己,以及中小企业的创新精神和进取心。

因为互联网平台具有较强的双边市场特征,容易形成较高的市场集中度。

在“流量”是互联网企业的核心资产的当下,“流量”集中度过高,只能导致中小企业们,别提竞争了,进门都难。

结合“垄断”这个词透露出的“以驱逐为目的”的含义,加上这十年来,互联网巨头的业务边界越来越模糊、投资版图越来越大、在中国经济的话语权也越来越重。以金融为代表的一些领域的垄断现象已经对整体经济运行产生了影响。

无论从当下的影响还是往后的发展来说,反垄断,都势在必行。

因此,反垄断说到底也只是手段,创新和发展,才是目的。

2. 先造福社会,再惦记社区

其实拼多多的出现,本就可以算是一个创新。

拼多多来“搅局”前的头部中国互联网企业,多多少少都离不开对世界上已有商业模式的模仿。

从最早的淘宝被称作中国ebay,到现在的Wish被称作美国拼多多,比世界范围内的所有同行更早的发现并且实现了一种新模式,还是很值得夸一夸的。

“下沉市场”这个宝藏,使只成立了5年的拼多多,迅速跻身互联网巨头的第二梯队。

为了满足下沉市场的需求,也促使拼多多比其他巨头更早的着眼、着手于农产品这个其他电商鲜有涉及的品类。

于是,当所有玩家都开始争夺“菜市场风口”的时候,后发的拼多多反而掌握了先发优势。

虽然社区团购刚跑起来就遭遇了市场监管总局开出的“九不得”,但是究其内容,都是不得采取低价倾销、哄抬价格、滥用自主定价权、以及利用数据优势“杀熟”等等可能破坏市场的行为。

却没说电商平台不能卖菜。正相反,电商应该多卖菜。

12月22号的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虽然给了互联网巨头们一巴掌,却也没忘了再给个甜枣 —— 充分肯定了互联网平台经济发展的积极意义和重要作用。

尤其是在今年,农业农村部印发的《全国乡村产业发展规划(2020-2025年)》中提到,将用3-5年的时间,使农产品网络销售额达到1万亿元。

“反垄断”高悬头顶,某个或者某些平台霸占渠道进而扰乱商业秩序自然成为泡影。

在把玩家们的利己空间压住之后,电商卖菜对于互联网渗透下沉市场、农产品打开网络销售渠道的促进作用反倒突显了出来。

而只要大家都还能在一起卖菜,拼多多在农产品上的先发优势也会一直存在。

2019年,拼多多平台上的农(副)产品成交总额为1364亿元;今年全年的农(副)产品成交额预计突破2500亿元,是所有电商平台之最。而在诸多的农产品销售中,扶贫助农项目占不小的比例。

这或许也是一个使拼多多在反垄断重拳之下,电商平台一片愁云惨淡中,独自美丽的原因。

3. 吃饱的同时,谨防跌倒

不过,比起洋洋自得,瑟瑟发抖或许对拼多多来说才是更好的姿态。

暂时还没有在几波调查中被点名批评也没有被罚款,不代表在产品质量和平台管理上就可以放松。

对于拼多多平台上的低价劣质产品,以及病毒式传播的求“一刀”的团购模式的诟病,从18年到现在,基本没有消停过。

有一些关于拼多多的“母慈子孝”小故事,从18年一直流传到现在:

享受到了电商便利的孩子,手把手教会了妈妈网购。而成长于计划经济时代的妈妈,立刻就被拼多多所吸引。

而拼多多特别吸引这类用户的地方就在于,有的东西虽然不缺,但是能吃能用,同时便宜到了一种,不买就是亏了的境界。

于是,许多人的家里开始出现大量的“粤利粤饼干”或者“立日洗衣液”;只有几个LED灯头和一个CPU风扇组成的9.9元包邮的灭蚊灯;一晚飞出20多只小飞蛾的大米等等。

在上海市网上信访受理(投诉)中心的回复选登中,近半年还没有针对淘宝的投诉回复选登;

针对拼多多的有3条;

针对京东的有一条,但投诉的并不是产品质量的问题。

显而易见,反垄断虽然还不是拼多多的软肋,以上种种,却是。

别忘了,当一些互联网平台因为遭遇反垄断被老百姓拍手称快的同时,另一些互联网平台正因为卖假燕窝和假羊毛衫被老百姓指着鼻子骂呢。

如果说被点名的第一梯队需要头疼不去“菜市场”了自己还能去哪,那拼多多目前也着实需要头疼一下自己“菜市场”里的菜了。

而更长远一点,也可以现在开始头疼,如何避免在下一次、下下次的反垄断中被点名。

毕竟古今中外的恶龙,谁还不曾是个少年呢。



Powered by 泸州市宽湿化工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