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泸州市宽湿化工营业部
全国咨询热线:
2020年如何理解世界?选一本哲学入门书

这个时代,乍一看哲学很不受欢迎,大家都忙于实务,哲学就显得没用而玄虚。但也不尽然。比如哲学入门书《苏菲的世界》,就从西方火到东方,在中国,自20年前初版以来,一直再版,一直畅销。电子书时代,你到任何一个网络阅读平台上,只要能找到这本书,必会发现每一页上,相当于视频弹幕的评论和留言都有好多条,大大超过一些爆款流行读物。人们在这里表达赞同、困惑和疑问,当然也有人叫看不懂,却还坚持看下去……

可见其实对于哲学,大多数人虽然额头上挂着大大的问号,却也并不像通常以为的那样无人问津,只不过到底怎么能比较好地入门,一直是个问题。

虽然我本人的主要兴趣是欧陆哲学,但有人让我推荐哲学入门读物的话,我一般会推荐分析哲学进路的书。原因是,欧陆过于强大的形而上学传统,常常使得未经专业训练的人以为哲学=世界观,因而兴冲冲地——如果他真的对哲学感兴趣的话——涉猎一个又一个相互拆台的观念体系,并轻而易举地迷失于这种眼花缭乱和无所适从。哲学于是要么变成纯粹的思维体操,要么就是比如王东岳这种(还算认真看书和思考的)民哲嘴里天花乱坠的世界图景和人生指南。

哲学史助长了这种误解,因为正如对于普通人来说历史无非是三国演义水浒传,哲学史也不过是哲学家古怪念头的罗列和排座次。但每一个自称对哲学感兴趣的人都必须背熟胡塞尔在110年前加上重点号说的这句话——半个世纪后,曾经“背叛师门”的海德格尔不得不重新回到这句揭示哲学本质的话:“研究的动力必然不是来自各种哲学,而是来自事情和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建议用任何一本哲学史,不管是罗素、梯利还是文德尔班,来当哲学入门书。

哲学的根本任务不是去做世界观设定——那是连动漫都能做并且做得更好的事情——而是对一切世界观的前提发问,一切,以至于用来构造和表述世界观的每一个词。哲学家的确最终总会提供一种或几种世界观,但这世界观与人人皆有的世界观的不同之处,在于建造它的材料不是未经淬炼、即插即用的各种现成的概念和判断,他们一定会对这些概念和判断进行追根溯源的反思,咬定青山不放松地直抵真正最原初最根基的经验,然后才以被彻底清洗过的材料和工具来造房子。并且他们真正能够影响后世的,通常不是房子,不是怎么造,而是怎么洗,是洗的方式和过程。

而这——对概念和判断,也就是对语言运用的清理工作——正是分析哲学的长项,它可以非常有力地,从起点就助你避开所谓玄思——常常不过是些自鸣得意的脑洞——的陷阱。分析哲学有自身的狭隘和执念,需要欧陆哲学尤其是现象学去“对冲”,但无论如何,它比后者更适合在一开始就教会你:对哲学来说,最根本的永远是问出真正有价值的问题,而非给出让人心醉神迷的答案。答案比问题多,比问题炫——这正是民哲的判准。托马斯·内格尔的《你的第一本哲学书》正相反,里面全是无法轻易解答,甚至根本不可能有答案的问题。作为经受了严格分析哲学训练的政治哲学、伦理学和心灵哲学大家,他这本薄得不能再薄的小册子,是我所见目标和任务设定最精准的哲学入门书,比《苏菲的世界》之类还算不错的基础哲学史入门书——它们经常严重混淆哲学与世界观——要好得多。

必须补充的是,并不是所有以问题形式出现的都是问题——真问题。其中大多数,不过是打扮成问题的答案。比如,当我们问“这么做是好还是坏”的时候,一般而言我们已经有了关于好和坏的大致答案,或者说成见;我们的问题只是道应用题:用尺子量一量,而后按尺寸归类。这就是真正的哲学入门教育为何如此重要的原因,如亚里士多德早就(在其《形而上学》里)指出的:“……因为未曾受过教育就是不能分辨何处必需寻求证明,何处不需要寻求证明。”

我自己最近的切身体会是:诸多哲学在无休止追问的问题中,最根本的一个,还是“何物存在”。我是在兜兜转转30年后回到这个问题上的。你们细细品品,不要急于给出答案。我可以轻而易举给出两三打答案,但实际上我很清楚自己不过是刚刚很吃力地摸到一点门径而已。

PS:根本来说,哲学是为我们所自以为知道、理解、体验过、表达过,一句话,我们觉得理所当然的一切,加上一个前置的维度。这是一件永远无法一劳永逸地“完成”的事——的确有很多人试图去一劳永逸地完成它,而一旦你这样做,上帝就显灵了,作为所有前置维度之“最前”的根据、“第一因”——但这时候,你已离开哲学,走进宗教了。所以学习哲学的第一要义,是不要把你读到的有点难懂的话,翻译成喜闻乐见的日常用语,尤其要远离那种用成语、歇后语、古诗词畅快淋漓地“一言以蔽之”的诱惑。因为哲学本来就是要揭开所有习以为常之物的底牌,你再(像比如木心那样的半吊子)用机灵劲十足的修辞和话术“一言以蔽之”回来,那么所有的哲学努力瞬间都成了无用功——当然,在大多数人看来,哲学本来、向来也就是脑子有病的人自得其乐的无用功。

《你的第一本哲学书》

[美]托马斯·内格尔 著

中信出版集团·新思文化 2016年11月版

文章作者

菲戈

关键字

哲学苏菲的世界

相关阅读 “大国的样子”——2020年中国元首外交的世界回响

2020-12-30 20:11 2020年世界眼中的中国什么样 他们这样说

2020-12-27 15:53 疫乱交织 正道致远——回眸2020年的世界

2020-12-22 12:20 什么是2020年的底色?

比“悲观”更合适描述2020年的一个词,是“撕裂”。这是一个全球化撕裂的时代,这也是一个价值观撕裂的时代。

盘点2020 2020-12-18 11:08 年终特刊|用这一本,把2020存下来

2020-12-09 09:39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工商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上海互联网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第一财经APP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


Powered by 泸州市宽湿化工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